居禮夫人(Marie Curie)所言益發真切:「生命無足畏懼,只需了解。現在,就是該好好了解的時候;了解越多,恐懼越少。」

林頓˙韋爾斯(美國國防大學策略系教授)
韋爾斯論道,如果你認為只要用一套框架或某個學科專業,就能表達你對這個世界的看法,或是解釋這個世界的運作之道,那就太一廂情願了。
他描述思考問題的三種方式:一種是「在框框之內」,另一種是「在框框之外」,還有一種則是安「毫無框架限制」。他說,今天在面對問題時,唯一禁得起考驗的思考方式,就是用毫無框架的方式思考。

當然,「毫無框架限制」不是指沒有自己的意見,而是指:不要讓你的好奇心設限,可以用不同學科來探索世界,了解這部機器是怎麼運作的。韋爾斯稱這種方式為「完全包容」,這也是本書寫作的路數。

這意味著你得盡可能在分析中納入很多相關的人、過程、學科、組織和技術,而這些元素通常是獨立或相互排斥的。例如,你要了解今日地緣變動的本質,就不得不把運算、電子通訊、地理環境、全球化,以及人口結構的發展全部納入考量。如此一來,你才能夠掌握全貌,不是瞎子摸象。



重新想像可能發生什麼事:更重要的是,你能重新連結內心深處的信念。如此一來,你就能重新想像出一條更好的途徑。

然而,更重要的還是「你在暫停時,做了什麼事。」賽德曼說:「愛默生說得最好:『每次暫停,我聽到本心的呼喚。』」



Han-W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